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?>?详细页

一片丹心地质情 含芳吐蕊尽忠诚

来源:中南局 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30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  每年的局职代会上,我都会在代表席的第一排看见“年历蕊”这个别致的名字,一打听,原来是601队的退休职工代表。留心一看,是位朴素端庄、气质出众的老太太,让人眼前顿时一亮——这位老太太可真有精神!
  因为采写报道局优秀共产党员,我终于有机会近距离、深入了解这位给我深刻印象的老太太。到达鄂东采访当天,刚走进建设路党支部活动室,就看见一位头发花白、腿脚利索的老大妈在里外张罗、摆放桌椅、更换报刊、开窗换气——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年阿姨嘛!
  一辈子的成长离不开组织的培养
  年阿姨已经78岁了,担任601队建设路党支部书记。在今年的局优秀共产党员评选中,她以高票当选为局优秀共产党员,是唯一一名获得此荣誉的退休职工。
  1981年6月,年阿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那年她已经42岁了,她喜极而泣。当时的她深感自己年龄大了,在岗的时间不多了,但她暗自许下诺言:在岗时,我要抓紧一切时间服务岗位,服务单位;退休后,我也要力所能及地服务群众、服务社会。
  “我为什么小时候不能上学念书?是为什么呢?就因为我是个女的,是社会中最下层的人,是党解放了全国被压迫的人民,大家妇女才重见天日,我才能在1952年的春天进入小学念书。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,哪能有我的一切,哪能有今天的幸福!因此,我决心跟党走,党指向哪里,我就走向哪里,使自己在四化建设中多做贡献,把毕生精力献给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。”翻开已泛黄的当年的《入党志愿书》,墨蓝的钢笔字迹中依然透露出她当年入党时的虔诚与坚定。
  1938年4月12日,年阿姨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庙湾公社冯庄大队年庄,家中七个姊妹,身为长女的她,自然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。一直到14岁,年阿姨才有机会走进学校的大门,直接插班读小学四年级。断断续续读到初中毕业后,身为医生的父亲要求她学医,将她送到庙山卫生院学习护理,但是当时卫生院所教授的医疗常识还不太系统科学,让急于学到一技之长的她想要走出去学习一些先进的常识。
  1958年1月,609队在湖北省宜都县松木坪组建成立,同年9月,宜都矿山工业学校面向社会招生。那时候,在年阿姨的心目中,搞地质就是搞建设,就是当工人,当上工人就等于找到了“铁饭碗”。性格独立的年阿姨不顾父亲的反对,坚决放弃学医,背起行囊走进宜都矿山工业学校地质班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学习。1961年,年阿姨从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系统内的609队从事矿建检查和槽探井探工作,从此,便开始了她长达21年的野外地质工作生涯。
  从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天起,年阿姨就一直在野外从事找矿勘探工作。1961-1962年,在湖南省参加铌、钽、铍的普查,从事地质编录及普查评价报告的图纸编制工作。1963-1964年,在大队地质科从事科技档案的管理工作。1965-1981年,在湖北省找矿勘探工作中从事野外钻探地质编录工作和设计、年度地质报告及评价勘探总结报告的编制等工作。
  回忆起当年野外地质工作的岁月,年阿姨的眼里流露出无限神往,她从老照片中找出一张当年在野外,一位同事无意间帮她拍的照片,也是唯一一张她从事野外地质工作期间留下的工作照片。在这张珍贵的黑白照片中,大约三十多岁的年阿姨,剪着齐耳短发,身形削瘦,穿着陈旧的卡其布工作服走在通往矿点的山路上,边走边侧身扬起左手指向左边山上的高处,好像是在跟队友说“矿点就在那边山上”,右手紧握着草帽,左肩上背着地质包,脸上充满着朝气。她说:“那个时候条件非常艰苦,全部衣服就是两套工作服,一套干净的放在家里穿,一套干净不了的出野外穿,粮食也经常不够吃。但是在野外的时候,每天心情都很愉悦,总有忙不完的工作,非常的充实,充满干劲。”
  采访过程中,年阿姨总在强调一句话——“我这一辈子要感谢党,感谢组织的培养!”她说,“我14岁才有机会走进学堂认字算数,23岁走上工作岗位,是党给了我受教育的机会,是组织给了我做事成才的平台。我的一生是幸运的,我的一切都离不开组织的培养。”
  事实上,无论工作上,还是生活中,她都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她当年的承诺,诠释了共产党员退休不褪色的优秀品质。
  38栋4号的“年大姐”
  1965年1月,原冶金部发出指示“应加强豫西南、鄂西北、鄂东等地的工作。”据此,原中南冶金地质勘探企业加强对金山店铁矿的补勘工作,就在那时,年阿姨所在的609队进驻金山店矿区。距离矿区10公里开外的驻地38栋4号就是年阿姨的家,当时,她是整个609队唯一在野外工作的女同志,所有出野外的地质队员的家属都聚居在一起。作为唯一每周往返一次矿区和生活基地的人,年阿姨自然充当了信使和传递员的角色,大家把热心的年阿姨叫做“年大姐”,家家离不了年大姐。38栋4号成为队上的转运站,在大家心里记得比自家门牌号还熟。
  因为队上的地质队员都是男同志,留在驻地的都是随迁的亲眷家属,除了趁每次去矿区编录岩芯的时候帮队员们传递口信,递送物品,在家的年阿姨还要帮忙张罗队上各家的大小事务。事实上,当时年阿姨的丈夫远在程潮铁矿担任总工,常常是一个月甚至半年才回家一次,年阿姨一个人既要拉扯3个子女,还要照看因父母过世前来投奔的12岁的小姑子和跟随自己长大的最小的妹妹。即便是这样家里家外操持,要是驻地哪家孩子在家无人看管,她都领回家来帮忙照顾。在那个缺衣少穿的年代,年阿姨拿出100元的积蓄,再向同事借来60元,买回来一台缝纫机,利用空闲时间帮同事、家属缝制衣服被子、纳鞋底做鞋子。当时金山店驻地的队员和家属,大都穿过年大姐做的衣服鞋子。每一个双职工的孩子,都吃过年妈妈做的饭菜。在那个清苦的岁月里,38栋4号成为队员们最温暖的回忆。
  凌专家的贤内助
  在601队,大家都知道年历蕊,她的名气要远远大过她那原608队总地质师的丈夫凌发乾。退休前,凌总长期在湖北省西部从事普查详查地质技术工作,曾参与过鄂东地区“保钢找铁”大会战、黄梅铁矿勘探会战等重大勘探任务。他主笔的金山店矿区、程潮矿区两大地质勘探报告,至今仍是这两个矿区重要的参考资料,是我局十位享受国家政府津贴的专家之一。
  一说起年轻那会儿,年阿姨心里对老凌积攒了好多“怨气”。这位当年叱咤野外的凌专家,长期工作在野外,担任总工的凌发乾责任重大,经常是一头扎进工作就忙得顾不上家里。年阿姨在生小儿子的时候,突然大出血,情况万分危急,队上的同事送信到凌总所在的项目部让他赶紧回家,凌总看着手上等着提交的地质报告不肯挪窝,对来人说:“任务没完成,人死了也不能回去。”
  同是干地质、熟悉地质工作流程的年阿姨没有抱怨丈夫的不近人情,她深知丈夫的秉性和对工作的热爱,更深知地质工作紧急时刻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平日里家庭生活开销大,孩子多,工资常常不够花,年阿姨经常跟同事借钱补贴家用,想尽心思拆拆补补,省吃俭用,让孩子们吃饱穿暖。但是不管生活上有多少困难,她都不轻易向丈夫开口,让丈夫操心。唯独一次,她跟丈夫发了火。
  那次,丈夫结束三个月的野外工作回到家,年阿姨在灶上倒好了水,准备给老凌和孩子们下面条。不巧,邻居有事找她过去帮忙,她交代老凌帮忙照看着孩子,等水烧开了下面条。老凌应声答应,搬一只马凳坐在灶边看着书。结果看着看着却把看孩子和下面条的事情全部抛到了脑后。等年阿姨忙完回到家,两岁的儿子饿得嗷嗷直哭没人理会,锅里的水烧干了,锅底也烧穿了。老凌捧着书一脸茫然,发生什么都不知道。年阿姨气得直掉眼泪:“太气人了,在野外工作从来不管家,回到家什么都不会做,叫你烧水下面条,你把锅都烧穿了,我没法跟你过下去了!”
  但是责骂归责骂,当她看到老凌脱下衬衣,露出肩头因为扛钻机,被机器重压又被太阳灼烧得蜕了一层又一层的皮,又心疼地忙着敷药、洗衣。
  正是因为有了妻子对自己无限的包容和理解,对共同的地质事业的不懈追求,凌总才能心无旁骛地深入钻研着自己热爱的地质事业,取得一个又一个地质成果,连年被评为企业(队)先进工编辑,连续多年荣获黄石市优秀共产党员。夫妻风雨同舟五十余载,为地质事业奉献青春、倾尽智慧和精力,成为彼此最为忠贞的革命伴侣。
  退休职工的贴心人
  1993年退休后,年阿姨一直担任601队建设路退休党支部书记。生性闲不住的她,依旧在为大家伙儿的事情来回奔忙。
  每天上午,她依然坚持研读报刊杂志,特别是党报党刊。从野外转到队行卫处后的十几年行政党务工作经历,让年阿姨对时事政治有了很强的敏锐性和理解能力。企业党委对各支部每月发放的《共产党员》、《党员生活》等理论学习资料她篇篇必读,还认真做详细的自学笔记,深刻领会党在新时期所制定的路线、方针和政策。除此,还经常组织建设路党支部退休老党员参加政治理论学习,及时传达中央、中南局的重要会议和文件精神,帮助其他退休职工了解新形势、新信息。
  年阿姨说:“我虽然退休了,但是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,党员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忘。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有时候看上去距离退休职工很远,其实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,需要有人来解读、来宣传。”为了组织好每一次理论学习活动,她总是忙前忙后,为了保证参加支部学习的人数,在家里要打上几十个电话。退休老同志听力不好,她总是千叮咛万嘱咐,在电话里把学习时间、地点、内容重复好几次,有些老同志家里没有电话,她就逐户上门通知。她组织的学习讲课,条理清晰、深入浅出、通俗易懂,理论联系实际,大受退休职工的欢迎,已经成为帮大家把握政策,释疑解惑的课堂。对于部分因年老体弱、行动不便而不能参加集中学习的老同志,年阿姨总会抽时间将学习资料送到他们家中,让他们在家中也能及时学习,了解到国家的政策、单位的形势。
  除了为支部老党员们送学上门,平日里,她一有时间就到本支部生活困难的老同志家中探望,尽自己的能力帮助解决老同志的实际困难。遇到本支部有生病住院的老同志,她总是主动前去看望。她担心有的老同志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,到单位缴纳党费时会跌倒受伤,便主动上门帮大家代收,再一并上交到队党委,有时候老同志不在家或者没有听见敲门声,她就一趟趟来回上下六七层的楼梯,直到当面找到老同志为止。她所在支部的老同志们都说她处处为人着想,拿她当亲人,有什么急事难事都首先找到她。
  在退休职工心目中,她是最值得信赖的老大姐,在鄂东企业领导和在职工作人员心目中,她是最得力的助手和最受尊重的前辈。她既了解群众的想法、心声,又能很好领会政策,凡事她都出于公心,出于维护单位和群众的共同利益,在年轻或是年老的职工中都有很高的威信。担任建设路退休党支部书记以来,她一直根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不断学习的成果,及时提出自己的合理化建议,积极协助单位做好退休职工的维稳工作。
  退休二十多年来,她就是这样四处忙活。她虽然退休多年,却始终保持着共产党员的本色,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“共产党员永不退休”的崇高境界。
  采访过程中,今年已经78岁的年阿姨谈起过去的人、事、物如历历在目,姓名、年月、地点记得清清楚楚,细数国事讲起政策头脑清晰、思路敏捷。眼不花、耳不聋,一点看不出是快要八十岁的人。她笑着拍着自己的腿脚说,多亏了那20多年跑野外的经历,练就了一副好腿脚,到现在一年到头不吃药不打针。
  那天采访结束的时候,金色的阳光穿过窗户外的梧桐叶斜射进来,洒落在客厅铺满老照片和书籍的小饭桌上,染黄了所有,显得格外的神圣、宁静和庄重,仿佛过去的那些地质岁月,那些人世沧桑一下子倾铸在这一瞬间,凝结在眼前的这位老地质人、老党员和年轻的我之间,似乎在告诉我,人生之所以厚重,乃是因为对信仰的不懈追求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